thorin und bilbo

绘我真彩C20 玫瑰(Thilbo)【授翻】Color Me Mine

hana0_别拿狗血不当粮食:

第二十章 玫瑰



Chapter 20 ~ Rose 玫瑰~

  
* *copper代表#F03865(HEx code),1997年发售的16色Preal  Brite蜡笔。 
 

“我应该穿白色,”Bilbo第一千次重复,而他父亲的手里正举着一件海军蓝外套。他扫过成堆的套装,没有白色,于是走开了。“我和Thorin必须是配对的。”

Bungo对着手里的外套皱起眉,白色?白色太不切实际,Bilbo会弄脏的!更不用提他要穿着到处跑。“你不觉得蓝色是更好的选择?”

Bilbo叹了口气,意有所指地看着他的母亲。他的表情清楚地表现出请求她跟那个可笑的他称为父亲的男人谈谈。Belladonna扶乱Bilbo的卷发。“你去看看鞋子如何?”他点点头,跑出去,试穿每一双可以搭配白外套的鞋子。

“那不切实际,”一出Bilbo的听力范围,Bungo立刻对她说。“他再也不会穿这些衣服了。”

Belladonna从Bungo手里抢过蓝外套,套回衣架上。“那是他的婚礼。”Belladonna提醒他,“而且他不是打算再也不穿这些了。”

“他才五岁!”

“小声点儿!”Belladonna责备地说,“你应该为他们感到骄傲,他和Thorin一起计划了这场婚礼。”

Bungo抱怨着,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外套。“他会弄脏的。”

“你只是因为你的宝贝长大了而感到心烦意乱。”

***************

Thorin站在花店里,盯着店主推荐的襟花。一方面,粉色康乃馨非常适合Bilbo蜜色的卷发和玫瑰色的脸蛋;但是一方面,蓝色纽扣(而且这难道不是个搞笑的花名嘛)是Thorin喜欢的颜色。这真是个艰难的抉择。

“你怎么看?”他问,决定把问题留给专家。

“你说为了婚礼准备的?”年长的男子问。

Thorin点点头,“为我的新娘。”Thorin进一步解释。

花店主人看看面前的襟花,“或许你可以给她买一把花束。”

“Bilbo是男孩。”Thorin告诉他。为什么所有的大人都觉得他应该跟一个女孩结婚?女孩令人厌烦。Dis不讨人厌,但那是因为她是妹妹,而妹妹不允许讨人厌,虽然他们非常闹人。

店主撇了撇嘴,把花放回冷柜里,然后向Thorin示意柜台后面。“我不该给你看着这些,”店主小声说,打开一个巨大的冷柜,里面有很多绽放的漂亮红玫瑰。“这些超出你的承受范围,但是我可以给你打折,鉴于你对你的小男孩那么认真。”

“是的,先生。”Thorin回答。他非常认真,需要很久之后他才能找到工作,买得起一栋房子、一条狗。最多五年。但是他打算认真去做。为了Bilbo做任何事。而首先是一个完美的婚礼。“如果有需要,我会花掉整个小猪银行里的钱。”

“哇哦,整个小猪银行!”店主高呼,“你很有奉献精神。”

Thorin郑重地凝视着年长男子的双眼。“我爱他,胜过整个广阔的世界。”

店主大笑起来,揉乱Thorin的头发。“我敢打赌你是的,”他咯咯笑着,而Thorin瞪着他,把脸上的头发拨开。店主拿出两支怒放的红玫瑰。“我们还要装饰上一些满天星。”他自言自语,

他把完成的襟花递给Thorin,后者看到后脸上挂起大大的笑容。“完美至极!”

*************

妈妈给他照相的时候,Frerin皱起眉,手臂交叉、噘着嘴,看起来像个坏脾气的小天使。“听话。”Freya催促,Dis大头向下卡住了,她的裙子滑下去露出她的小屁屁。

Thorin扶她站起来,避免被她沾满草莓的小手碰到。他不想弄脏白色的新外套。Frerin依然皱着眉,“不。”他告诉他的妈妈。

Freya再次按下快门,把小儿子别扭的样子留在底片上。她放下相机,叹了口气。她无法强迫Thorin让他弟弟做他的伴郎,那毕竟是Thorin自己的婚礼,而且Dwalin坚定地想要拥有这个头衔。

“你可以当持戒者,”Thrain建议,跟在十二个盛装打扮、翻领上别着粉色康乃馨的小男孩后面,他们的父母正在起居室里大声聊天。

“你们所有人站成一排。”Freya命令道,男孩们对他露出笑脸、推推搡搡时拍下照片。Dis欢快地拍着手。

Frerin的眉头展开了,“持戒者是什么?”

“是拿着婚戒的人。”Thrain解释道,“用一个小垫子端上去。”

Dwalin撅着嘴,无疑他才应该是拿着戒指那个人。伴郎是他的责任,但是Balin拍了他的后脑,在他耳边小声说,“Frerin是假的。”这才稍稍安抚了他。

Frerin在他的妈妈拍了几张照片的空挡想了想,“好吧。”他接受了这个任务,露出过去两天中唯一一个微笑。

他的妈妈立刻按下快门,“好极了!”

************

Bilbo穿过窗帘向外窥视,看到朋友们和他们的家长出现在他家的马路上。几个小时前,他和父母在后院安排好典礼用的桌椅,他的爸爸为他摘了最棒的花。现在一切就绪,Bilbo尽最大的努力克制住自己。

他想立刻跑出去跟朋友们问好,但是直到婚礼开始他不能跟Thorin见面。那是规定。Bilbo在床垫上蹦来蹦去,在床上踢着他崭新的鞋子。

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,Bilbo打起精神喊道,“进来!”

门开了个小缝,Bofur的脑袋冒出来。“你好!”

“Bofur!”Bilbo大喊,跳下床,抱住他的朋友。“你不该来这里。”

“只有新郎不能。”他打消Bilbo的顾虑,环视Bilbo的卧室。

“我是来把这个给你,”Bofur拿出Thorin委托他送来的襟花。Bilbo目瞪口呆地看向美丽的玫瑰和满天星。“简直太梦幻了。”Bofur点头赞叹,然后帮忙别在Bilbo的衣领上。

门外又响起敲门声,Belladonna探进头来。“准备好了?”她问。

Thorin站在苹果箱做成的圣坛前Balin跟他站在一起,Dwalin手里拿着一份婚礼誓约的复印件站在Thorin身后,每隔几分钟就拍拍口袋,确认委托他的戒指是否在口袋里。

Belladona和Freya手里拿着相机,Thrain打开收音机,扬声器里传出一首贝多芬(或者是莫扎特,还是其他谁的)的古典音乐。

Dis摇摇摆摆走下过道,小心地把花瓣撒在路上,不过中途就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,把篮子放在地上,回到来的路上去找她的妈妈。接着是Frerin,手里端着一个小垫子,上面摆着两个便宜的塑料戒指,他自豪地顺着过道昂首阔步,直到绊倒在自己的鞋带上,戒指飞出去,而他自己的脸摔进小垫子里。

Thorin不得不离开他的位置,扶起他不断抽鼻涕的弟弟,不断安抚他戒指没事。大人们发出的赞叹声简直震耳欲聋。Thorin整理好弟弟身上的衣物,拖着他去找父亲。

接着——

接着婚礼进行曲开始演奏,所有宾客从座位上站起来,看着Bilbo走下步道,Bungo焦虑地跟在他旁边。他的未婚夫穿着白色的外套是那么可爱,胸口别着一点红色也完美到没话说,Thorin傻愣愣地看着他,心中暗想他选择的襟花果然是对的。

到达神坛前,Bungo把Bilbo交给Thorin,严厉地看了眼对方,而Thorin严肃地回视年长者,点了点头。

“你看起来很漂亮。”Thorin接过Bilbo的手,发出一声赞叹。

“你看起来也很漂亮。”Bilbo答道。

Balin清清喉咙,开始念他的台词。“Bilbo Baggins,你愿意接着这个……男孩成为你的丈夫吗?爱他、尊敬他、关怀他、保护他,摒弃一切杂念,一心一意对待他吗?”

“什么杂念?”Bilbo问。

Balin看着他的单子,他也不怎么明白。“意思是……”他顿住了,思考正确的用词。然后他灵机一动。“意思是你要跟Thorin永远在一起,没有其他人能够让你改变主意嫁给他。”

两个男孩同时点点头表示明白,他们肯定能承诺这一点。“我愿意。”Bilbo回到。

“那么,Thorin Octavius Durin,你愿意接受这个男孩成为你的丈夫?爱他、尊敬他、关怀他、保护他,摒弃一切杂念,一心一意对待他吗?”

Thorin飞快地点点头,“我愿意。”他急忙说。

Dwalin从口袋里掏出戒指,递给Thorin。男孩们交换戒指,Balin对他们露出微笑。“我现在宣布你们成为夫妻。”他停了片刻。“夫夫。”他重申,“现在,你们可以亲吻彼此了。”他稳重地加上。

Thorin红着脸转向Bilbo,过去总是由Bilbo发起他们的亲吻,但这是他的婚礼,而他现在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。他靠过去,在Bilbo的嘴唇上落下一吻,他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接着闪光灯、快门的声音络绎不绝。

Bungo擦干眼角的泪痕,Belldonna拍拍他的膝盖。“他们长大得太快了。”他哭诉。

现在乏味的部分结束了,孩子们欢快地呼喊着,向新人们撒米。Freya分发肥皂水,很快肥皂泡飘满整个院子,男孩们跑来跑去,衣服上手上沾满肥皂水。

最后孩子们坐进自己的座位,致力于面前的美食,烧烤猪肉、鸡肉、花生奶油、芹菜、胡萝卜还有玉米,是孩子们前两天帮Belladonna一起准备的。

吃完晚餐后,音响再次打开,Thorin和Bilbo开始一支成为夫夫后的舞蹈,整个过程中Thorin低头看着自己的脚,极力避免踩到Bilbo。Bilbo拉着Thorin转圈的时候一直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然后太阳开始落下,Gandalf带着一包特殊的烟火出现,他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准时放了出去。孩子们欢呼、尖叫着,兴奋地看着夜空被烟火点亮。

聚会最后还是结束了,他们向彼此告别。Thorin坦然地送给Bilbo一个晚安吻,许诺第二天见。Bilbo紧紧地抱住Thorin,把Quack博士送给他作为陪伴。

两个男孩分别被他们的妈妈送上床以后,他们像做了场梦一样叹息着,凝视着手指上的戒指。这就是永恒,他们发誓要永远记得这个日子。

 

Fins

 
作者已经把这个故事系列化了,新的故事叫做《Color by number》,是讲成人后的两人的故事。 
故事的开始时Bilbo被干豆腐劝服成为小时候这家幼儿园的老师,而Thorin送刚成为幼稚园生的Kili去上学。第一章没有两人的对手戏,但是简介里说Thorin觉得Baggins这个姓非常熟悉。所以我觉得本文最后一章本来很甜蜜,突然就虐起来了囧。果然小朋友的“爱情”都是儿戏啊…… 
第二部不会翻。所以,告别Color系列~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~鞠躬谢幕!下一篇再见!~ 


绘我真彩C3肉粉(Thilbo)【授翻】Color Me Mine

hana0_别拿狗血不当粮食

第三章 ~ 肉粉~


 
 
*sherbert通常指牛奶冻,类似蛋白胨/鱼胶+牛奶做的果冻;还有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用法Lemon Sherbert,HP中邓布利多教授最爱的一种麻瓜零食“柠檬雪宝”; Pink Sherbert这种色彩在2000年以前叫做Brink Pink(荧光桃粉),代表#F78FA7(HEx code),或者(247, 143, 167)(RGB)* 
Summary: 
A missing tooth begs the question: Do tooth trees truly exist? 
Notes: 
Since the story is basically told from Thorin's perspective, we don't really get names of adults. He calls Belladonna, Mama Bilbo. And his own mom... well Mom. But I didn't want to use that all the time so I gave Thorin's mom a name and it is Freya. I'm unimaginative. Ok! 
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“抓住你了!”Bilbo一边喊一边向秋千跑去,Thorin赶忙追了上去。

其他孩子已经被接走了,只有Bilbo和Thorin的父母迟迟没有出现。实际上,钟走过三点十分的时候Grey先生本来应该把他们这些掉队者送到临时看护那里,但是他非常愿意自己照看孩子们。

更不必说,他确定Thorin会全心全意保护Bilbo不被其他孩子欺负,他不禁为这个想法笑出声来。

Grey先生放他们在操场上玩耍,两个男孩立刻开始了捉人游戏。

Bilbo绕着秋千架跑,他的笑声响亮、无忧无虑,相比之下Thorin还是带着他的标志表情——一脸的毅然决然。Thorin没有任何放松的打算。

“你抓不到我。”Bilbo回过头大喊,没有注意到鞋带松开了,于是他绊了一脚,脸向下摔进木屑里。

Thorin立刻冲了过去,拉着Bilbo坐起来,查看他是否受了伤。“你还好吗?”Thorin问,“受伤了吗?伤到哪里了?”他摸摸Bilbo的腿,注意到膝盖上有些擦伤。他抓起Bilbo的手,皱眉看着上面满布的划痕。

“我没事。”Bilbo告诉他,试图把Thorin推开,但是Thorin坚定不渝地抓着他不放。他怎么能这么愚蠢?Bilbo受伤了,全都是他的错。

Thorin摇摇头,坚持道,“你一点儿都不好。”然后继续把插在Bilbo膝盖上的木屑挑出来。

“哦。”

Thorin抬起头,因为眼前的景象变得满脸煞白。“Bilbo!”他喊道,握住Bilbo的脸蛋,惊恐地盯着Bilbo嘴边的血迹。

Bilbo拉下Thorin的手,遮住自己的嘴。“我想我的牙掉了!”Bilbo解释说,手指比了比掉了牙的地方。他露出大大的微笑,原本那颗松动牙齿的位置变成了一个空洞。

“疼吗?”Thorin惊奇地问,他的担忧被新发现带走了。Thorin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颗牙出现松脱的迹象,这是他最敏感的问题。

Bilbo摇摇头。“米有。”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拍了拍裤子上的土。流血不完全是糟糕的事,现在看来Thorin交好运了。只是摔倒让Bilbo弄脏了脸蛋。“我的牙哪里去了?”Bilbo问。

牙!Thorin急忙站起来,开始搜索事故现场。对他来说此刻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不要让牙仙找Bilbo的麻烦。“你吞下去了吗?”Thorin问,没有停下手上挖木屑的动作。

Bilbo难以置信地盯着Thorin。“有那个可能吗?”他结结巴巴地说。

“张开嘴。”Thorin告诉他,Bilbo依言照做,Thorin凑过去看了看Bilbo的喉咙。“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他说。

他撤回身,摸摸Bilbo的肚子,Bilbo拍掉Thorin的手。“停下。”

“你的肚子疼吗?”Thorin问。

Bilbo摇摇头,“我没感到不舒服。”Bilbo答道,他又拍拍自己的肚子。“把牙吞下去会怎样?”

“我曾经把苹果核吞下去过。”Thorin向他吐露自己的秘密。“我爸爸说我的肚子里会长出一颗大树,但是最后什么都没长出来。”他又拍了拍Bilbo的肚子。“你认为你会长出一颗牙树嘛?”

Bilbo的脸皱了起来,下唇颤抖,眼里充满水气。Thorin突然恐慌起来,他都做了什么!他可能做了最糟糕的事,他把Bilbo弄哭了。他甚至不知道是否存在牙树。

“别哭!”Thorin恳求道,他抓起Bilbo的手,自己的眼里也聚起一汪水。他不想看到Bilbo掉眼泪,Bilbo即坚强又勇敢。全都是Thorin的错,只要他还活着,他发誓再也不玩捉人游戏了,Bilbo就是见证人。

“牙仙再也不会来了。”Bilbo抽抽鼻子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Thorin的心里隐隐作痛,过去两周,Bilbo每天都兴致勃勃地不断地讲到牙仙,前几天还画了一张牙仙的画。Bilbo等待牙仙到来的时刻等了那么久,然后现在他却无法在漫长的等待后得到任何回报。Thorin万分确定,他一辈子都不会再玩捉人游戏了。

“牙仙不是会魔法吗?”Thorin满怀希望地问,希望或许牙仙能够知道牙在Bilbo的肚子里。“也许他能帮你取出来。”

Bilbo的脸上再次挂起笑容,他紧紧地抱住了Thorin。“你是对的!”好半天他都沉浸在快乐中,上蹿下跳手舞足蹈,过了一阵他拍拍自己的肚子说,“你哪儿跑不了。”

“Bilbo!Thorin!”Grey先生呼唤他们,两个男孩这才注意到他们的妈妈正等着他们。

他们循声转过头,非常高兴看到自己的母亲,Bilbo一路抓着Thorin的手,边跑边喊,“妈妈!”Thorin抬头敬畏地看到了Bilbo妈妈,她跟Bilbo一样漂亮,能见到她Thorin感到三生有幸。

“妈妈,”Bilbo继续道,没有注意到Thorin想尽量降低存在感。“这是Thorin,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Bilbo妈妈对他微笑着问好时,Thorin吞了下口水。“你好,Thorin,我经常听到你的事。”

Thorin一言不发鞠了个躬,“嗨,”Thorin不安地动了动脚,眼睛到处乱看就是不敢放在Bilbo妈妈和小Bilbo身上。

Thorin听到他的妈妈大笑着说,“他总是给别人鞠躬,我想是因为我给他讲太多童话故事的缘故。”

“这是你的妈妈?”Bilbo对着Thorin的耳朵说,他点点头把Bilbo拉得更近。

“妈妈,”Thorin开口,“这是Bilbo,他……”非常漂亮、完美、可爱、不可思议。

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。”Bilbo替他说完。

Thorin点点头。最好的朋友。

“很高兴见到你,Bilbo。”

“我的牙掉了!”Bilbo大声说,露出大大的微笑,好让所有人清楚地看到掉了牙的空洞。

Bilbo妈妈蹲下来,擦了擦Bilbo的嘴角。“这是血嘛?”她问,Bilbo至少还知道内疚。她叹了口气,抱起Bilbo。Bilbo挥挥手,他的妈妈说:“我们等会儿来搞清楚。”随后他们走开了。

Thorin心不在焉地挥挥手,他希望Bilbo不会因为他惹上麻烦。

坐车回家的路上,Thorin被他的妹妹缠住了,她发现了一种新游戏,用娃娃捶打Thorin。Thorin一路上都在想牙仙到底能不能把牙齿从肚里里拿出来。

“妈妈。”Thorin问。

“什么?”

“等我的牙掉了的时候,我能把它给Bilbo吗?”

Freya从后视镜里认真地看了一眼她的儿子。“你不想从牙仙那里得到硬币了?”

Thorin耸耸肩,“Bilbo更需要它,他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,因为他把牙吞下去了。”

Freya暗自轻笑起来,这个Bilbo一定非常特别。“好吧。”

************

第二天,Bilbo掏出一个闪闪发光的崭新硬币。“她拿到了!”他解释说,“我写了封信——妈妈帮忙写的,但是大部分是我写的——然后她收到信,找到了牙,她给我留下了这个!”

“那很好!”Thorin微笑着,有点遗憾牙仙真的会魔法。他真的希望能把自己的牙齿给Bilbo。

“拿着。”Bilbo告诉他。

Thorin目瞪口呆,摇了摇头,推开Bilbo伸过来的手。“不,”他争辩道,“那是你的。”

“我得到两个。”Bilbo告诉他,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个硬币。“我告诉牙仙,没有你她根本就拿不到我的牙,然后她给了我两个,所以我想把这个送给你。”

一阵暖意从Thorin的胸中扩散,一直温暖到他的手指和脚趾。牙仙是整个广大世界里最善良的仙女。“谢谢你。”Thorin低声说。

“即使只有一个我也会给你的,”Bilbo离开去收拾储物格里的午餐盒前告诉Thorin。

这天剩下的时间里Thorin的脑袋一直都轻飘飘的,好像飘在云雾里,他甚至没有注意Nori在数学测试时抄了他的答案。